北美觀察 | 前所未有!四年兩次彈劾總統 美國分裂鴻溝顯現無疑

當地時間11日,美國眾議院宣佈,最早將於1月13日就彈劾總統特朗普的決議進行投票。目前彈劾條款已正式推出,特朗普被指控“嚴重危害美國及其政府機構的安全,威脅民主制度的完整性,干涉權力的和平過渡”。

媒體指出,美國曆史上從未有過哪位總統在一屆任期內遭到兩次彈劾。如今,美國不僅內政形勢“非同尋常”,而且對於究竟是誰危害了國家民主,全社會也存在着巨大的意見鴻溝。

△CNN指出,美國眾議院宣佈,最早將於1月13日就彈劾特朗普總統的決議進行投票

彈劾指控特朗普“煽動叛亂”,最快於48小時內投票

據報道,眾院正式推出的彈劾條款中,指控特朗普於1月6日在國會大廈前煽動支持者發起叛亂,並再次虛假宣稱自己贏得選舉。“特朗普總統嚴重危害了美國及其政府機構的安全,威脅了民主制度的完整性,干涉權力的和平過渡”,指控還提出,“特朗普背叛了公眾對總統的信任。”

眾議院此刻已經進入投票倒計時狀態,並給予副總統彭斯24小時的行動時間。如果內閣不能在期限內啓動憲法第25條修正案,由副總統和內閣對總統進行免職,那麼眾議院將對彈劾決議進行投票。

也就是説,在罷免和彈劾兩個選擇間,彭斯若不選擇罷免,眾議院就將選擇彈劾。目前,已有多達218名眾議員表示支持彈劾,這顯然能夠確保一旦投票,彈劾條款將被通過。

△《新聞週刊》指出,眾議院正式推出的彈劾條款中,指控特朗普1月6日在國會大廈前煽動支持者發起叛亂,並再次虛假宣稱自己贏得選舉

一屆任期兩次彈劾,美國此刻“非同尋常”

輿論普遍認為,美國目前經歷的政治時刻“非同尋常”,彈劾總統引發了政治、憲法、移交等多方面的全新問題,而美國曆史上,從來沒有哪一位總統在任內最後時刻遭到彈劾,也從未有過哪一位總統被判有罪。

媒體普遍指出,算上特朗普在內,美國曆史上僅有三位美國總統曾遭到彈劾,而特朗普則開創了一屆任期內遭兩次彈劾的紀錄。

2019年12月,眾議院第一次試圖彈劾特朗普,指控他濫用權力和妨礙國會,並試圖向烏克蘭施壓令其抹黑政治對手拜登,但最終參議院投票宣佈這兩項指控不成立。而當下這次的最新彈劾條款指出,特朗普不僅煽動叛亂,而且還曾在大選後,打電話敦促佐治亞州的共和黨州務卿替他“找到”足夠選票,贏取該州。

△《紐約時報》指出,美國目前經歷的政治時刻“非同尋常”,彈劾總統引發了政治、憲法、移交等多方面的全新問題

彈劾指控容易定罪難,總統離任前或不可達成

實際上,在美國,彈劾總統是一個極其困難的程序,雖然彈劾條款能夠提出指控,但最終裁決還將由參議院做出,因此為定罪帶來了相當高的門檻。

根據彈劾程序,最後裁決中必須有三分之二的出席參議員同意定罪,彈劾方可通過,否則總統將被判無罪。假設100名參議員在審判時全部出席,那將意味着,必需有17名共和黨參議員加入到民主黨參議員的行列、投下支持有罪票,這樣才可能定罪。顯然這是一個很高的門檻。

不僅如此,參議院目前也並未計劃1月19日前重返國會,因此,即使眾議院未來幾天內啓動並通過彈劾程序,參議院不工作,特朗普也很難在離任前被彈劾。

不過,即便難度重重,國會此時再次發起彈劾也並非毫無意義。因為美國曆史上存在高級政府官員卸任後再被彈劾的先例,所以作為前總統,特朗普依然可以被彈劾,這將在他的政治生涯中留下污點,並可能堵上他再次參選總統或擔任公職的道路。因為此前一直有傳言稱,特朗普將在2024年大選中捲土重來。

共和黨“受夠”特朗普,但恐啓動彈劾引發國家分裂

1月6日的國會抗議示威事件後,多名共和黨議員,甚至曾經的特朗普追隨者,如今都已經產生動搖。前代理白宮辦公廳主任米克·穆爾瓦尼告訴媒體,1月6日的事件“改變了一切”。1月6日當天,特朗普曾對支持者稱,如果他們不能“誓死鬥爭”,美國將不復存在。

即使特朗普的長期盟友、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·克里斯蒂也表示,特朗普如此,已經足以被彈劾。克里斯蒂説:“如果這還不足以被彈劾,那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可以。”他表示,他和共和同僚都已經“受夠了”特朗普。

但是據瞭解,目前,共和黨內部對於如何收場,仍然無法達成一致。有人擔心,彈劾將對事態“火上澆油“,致使國家進一步分裂,暴力活動或將在各大城市隨之四起。

△NBC指出,多名共和黨立法者,甚至曾經的特朗普追隨者如今已經產生動搖

民調顯示:美國愈發分裂,極端主義已成最大問題

根據一項當地時間11日發佈的最新民調顯示,美國目前僅有21%的選民認為民主制度還很健康,而近四分之三的選民雖然認為民主制度正在受到威脅,但至於到底是誰導致了威脅,仍存在較大分歧。

△福克斯指出,1月11日發佈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,美國目前僅有21%的選民認為民主制度還很健康

這項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進行的調查指出,56%的選民認為,特朗普總統應對美國國會的抗議示威事件負責,而42%的選民則表示反對。就特朗普是否應被免職或辭職,支持與反對的選民則分別為52%和45%。由此可見,美國社會目前存在着巨大的政治鴻溝。

這項民意調查還發現,人們對於究竟誰才是分裂美國的罪魁禍首看法不一。有人認為是參與抗議示威活動的民眾,有人認為是反對認證拜登選票的國會共和黨議員,有人則認為特朗普應當擔負責任。

但可以確認的是,高達81%的選民已經開始認同,極端主義在美國已經成為了一個巨大問題,美國正在分化道路上,走向不同極端。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閲讀